88读书 > 都市现代 > 宝眷 > 第二六七章 所期

房门吱呀一声响。

王婆婆看到走进来的晏珩,和善的笑了笑,而后捧起如意杆递给了他,瞧一眼榻边端坐着的人,抿笑颔首退了出去。

玉卿卿听到开门声便明白是谁走进来了,心口猛地一紧,手指的小动作顿时就停了下来,瑟缩着蜷进了袖中。

盖头下,她紧张的咽着口水,而后又想到,是他啊,她应该开心的。

如是想着,她慢慢的吁了一口气,唇边重新抿出了笑,可待到听见那向她靠近的清浅脚步声,她还是止不住的心尖发颤。

倒又不像是紧张,似乎是开心太过、惶惧太过,她总觉得上天不会对她这么好的,但凡她身上落了什么好事,一定会伴随着灾难的。

可现在竟然真的让她嫁给了晏珩?竟然没有平地劈下一道雷结束了她?

正不可思议的想着,忽听那脚步声停了下来,她疑惑的眨了下眼,思绪瞬间绷紧了。

难道晏珩他后悔了?要悔婚?呼吸霎时屏住,袖中的手快要把手掌心掐出血来,耐着性子等了几息,脚步仍是没有重新朝她走来,玉卿卿等不下去,咬了咬下唇,极没有底气的出声道:“临到跟前儿,再想反悔可是不能够的了。”

话落,惹得“噗嗤”一声笑轻。

听着这一声笑,玉卿卿的头皮轰的麻了,脑子里紧绷的快要断掉的那根弦却慢慢的松缓了下来,后知后觉的脸颊上热烫烫的烧了起来。

这可真是急嫁惹人笑了。

不过,是他,也无妨了。

这场面,在遇到她之前,晏珩从未想过,在遇到她之后,他盼了无数次。

也不知怎的,这会子瞧见她坐在那里,他竟像个孩子似的,慌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唯恐被她发觉了要笑他,故而站住脚缓一缓,却没想到被她误以为要逃婚。

看来紧张的不止他一个。

笑罢,他捏紧了如意杆,朝她走了过去。

手稳且轻的挑开了盖在她头上的龙凤呈祥的红盖头。

玉卿卿感到头上一轻,与此同时有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不用想,自然是他。

却一时未开口,也不知他是个什么样的神情,静谧中,她咽了咽口水,明知他就在身侧,她却连眼珠子都不敢转向那侧。

晏珩坐定,偏身看着她。

赤金展翅腾飞的凤冠,凤凰口中衔着一颗红珊瑚珠,悬垂在额前,映着额间的金箔花钿,极是娇艳灵动。

此刻她低垂着眉睫,似是有些慌张的,羽睫颤了几颤,红唇轻轻的抿了下,又抿了下。

晏珩瞧着,唇边不自觉的带出笑意来。

这还是威风凛凛的苏掌柜吗?

也不是没有独处过,可今日好似是不同的,玉卿卿被这静谧折磨的受不住,紧紧的捏着袖子,声若蚊蝇的道:“你...你别...别总不说话呀。”

晏珩唇边的笑意更浓了,俯身过去,轻轻在她唇角边亲了一下。

手顺势搭在了她的膝头,将她的手掌拢在掌心下,展开紧攥着的手指,好让她放过那快要捏出褶子的袖子。

自病着,玉卿卿的身子便亏损的厉害,一入了秋,手脚便再也未暖过。

此刻也是不例外的,冰凉的手掌乍然被他干燥温暖的手掌拢住,她顿觉浑身都烫了起来,其中脸颊最甚。

晏珩亲罢即离,极近的看着她惶惶不定的眼睛:“才两个时辰未见,娘子怎么结巴了?”

他的唇未完全移开,说话间若有似无的摩挲着她,有些痒,她耐不住的抿了抿唇。

低缓又带着些戏谑的嗓音入耳,玉卿卿更是慌了,想反驳,可又怕话出口磕磕巴巴的反倒惹得他笑,故而抿着唇不答。

晏珩看她这般可怜模样,心头发痒,呼吸一重,唇切切实实的就压在了她的唇上。

一只手沿着背脊向上,托住了因头冠过重,负担太过的后颈。

一只手挤进了掌缝中,紧紧的握住。

良久,忽听外面噼啪一声炮竹响。

玉卿卿惊醒,手掌抵在了他胸膛上。

晏珩微微喘着气,偏头往窗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扭头回来看她惶惶不安的样子,他心中愧极。

指腹擦着她的嘴角,轻声安抚道:“是匛然他们。”

“闷了太久,借着今日好日子,热闹热闹。”

“别怕。”

玉卿卿回想他们这些日子的小心谨慎,再联想这会子的炮竹,她道:“咱们是要搬走了吗?”

晏珩闻言笑了起来,轻捏着她的脸颊道:“你如何会这般的聪颖机敏?”

玉卿卿听他这么答,心中明白,看来是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由此也可见,京中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否则,这些人也抽不出十足的功夫来找寻他们的踪迹。

她这身子骨拖不了几日了,且已与晏珩成了亲,京中的局势也定了,故而玉卿卿打算着尽快的回京去。

只是不知晏珩的打算?

思及此她道:“可想好要去何处了?”

晏珩扶着她到了梳妆台前,小心避开发丝,把凤冠簪钗取了下来,打散了发髻,轻且慢的梳着头发。

闻言从镜中看她一眼,温声道:“娘子有想去的地方吗?”

玉卿卿道:“我想先听听你的打算。”

晏珩顿了下,声音低了些许:“我想回京去。”

说罢他看着她的眼睛,有些无奈。

他知道她不喜欢京城,更不喜欢他去掺和那些事情。

可这穷乡僻壤的根本找不到顶尖的大夫。


状态提示:第二六七章 所期--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