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o6章。

此时大脑迷迷糊糊的,而且天色已经黑了,我一看拦住我的车辆是一辆黑色

雅阁车,只是因为角度关系,我没有看到车牌照,是思建的车吗?不可能的,他

不是载着可心回家了吗?原本我的家现在成了他们的家。

但是从车中下来的人给了我答案,车刚停住副驾驶座就打开了,一个人跑了

出来,是可心,此时她脸上梨花带雨地跑到了我的车前,并且要拉开我的车门。

虽然我的这辆面包车很破,没有自动上锁功能,因为采访需要而改装过可以

自动上锁,而且车窗玻璃坚固异常,外人无法打开。

「老公,你下来,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样子……」。

可心用手拍打着车窗玻璃大声的说道,显得十分的激动,而且思建也下来了,

他站在我的车前,看着车窗玻璃,最后只能低下头,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似

乎没有了和可心交媾时的张扬跋扈。

不是我想像的那个样子?我透过监控视频都已经亲眼看到了,还有什么可解

释的?此时看到可心和思建,让我的心里十分的烦躁,我踩着油门,车子瞬间发

出巨大的引擎声音,我这是给可心和思建一个警告,告诉他们赶紧离开,但是思

建不为所动,就站在我车前,可心也听到了,不再拍打车门,而是跑到了车前和

思建站在一起,可心伸开双臂,拦在了车前脸上带着一丝坚定。

不让我往前走,我不可以倒退吗?我把车子瞬间倒退,使劲向后冲去,可心

和思建看到后,可心使劲推了思建一把,思建赶紧上车启动车子再次向我追来。

此时街坊邻居都已经出来了,站在门口张望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人就是有这种围观看热闹的心态,別人人吵架他们看的很开心,这也

是我最讨厌的一种人。

在平房区窄小的巷子里,展开了一场汽车追逐战。

我的面包车虽然不如思建的雅阁车那么快,但是他却没有我这么好的驾驶技

术,因为记者的工作性质,我的驾驶技术练的很好。

一来二去我最先绕出了平房区,向着远方驶去,面包车的引擎被我发挥到了

极限。

俩人能够找到四舍院,让我十分的意外,为什么他们会想到了我来四合院的

这种可能性?还是说思建主动带可心来四合院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安慰她?不管什

么愿因,一定是碰巧遇到了我,所以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刚刚在平房区里,我成功的甩掉了思建的雅阁车,现在我安心的行驶在路上,

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山林里永远不準备出来,就此与世隔绝,再也没有任何人

打扰,这样或许能让我忘掉从前的一切,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出家当一个和尚。

刚刚可心和思建在一起阻拦我的一幕,让我的心中更加的压抑,由其是看到

可心和思建一起站在车前,在我的眼里显得是那么的般配,仿佛自己成为了第三

者。

我的儿子,亲生儿子,自己所有的一切却毁在他的手里,这是上天对我的惩

罚?或这样的惩罚或许太重,除了凤君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儿子的背叛,妻子的背叛,自己唯一两个亲人的背叛,这一切都由著他们去

吧。

自己一边思考著,一边驾驶著面包车,只是心中的痛越来越重,虽然想的比

较豁达,但是谁能够做到那种程度,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心累、头

痛,所有的东西都向着我袭来。

我晃著头努力让自己清醒,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但是此时天色已经很晚

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努力让自己保持著清醒,过了大约四个小时后,我

终于来到了我的故乡,我没有心情去观赏家乡的景色及其他的变化,我驾驶著车

子直接奔山上,山上是那种环山道路。

这段山路险象环生,天已经很黑了,我努力保持清醒,把车速放慢,向着我

家原本的小木屋的位置驶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了一眼后照镜,竟然发现我车后面有灯光,而且貌似不是

一辆车。

这是怎么回事?那么晚了,难道还有其他人上山吗?还是我被歹徒盯上了?

难道真的是跟踪我的?是思建吗?后面至少有三辆以上的车,离我很远,只

能看到微弱的灯光。

或许这几辆车跟踪我很久了,只是在高速公路上车来车往,自己没有注意到,

在这条偏僻的环山道路,让我很明显的发现了。

是匪徒也好,目前我孤家寡人一个身无分文,就算把我的性命拿走我也在不

怕。

「吱………………」。

我突然重重的踩下了剎车,轮胎与路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刚刚我一直观察后照镜,加上我的精神状况十分不好,竟然忘记观察前面的

路面,这个时候正好遇到一个弯道,而路口的下面就是一个比较陡的山坡,等我

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转弯了,我只能使劲踩下剎车,这不是我怕死,这是一个

人本能的反应。

但是最后失败了,车子冲出了道路,车子瞬间腾空而起,我被安全带固定在

座位上,在车子冲出道路的那一刻,我的心突


状态提示:(206)--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