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当我shè_jīng的那一刹那,感觉到一股电流涌边全身,我毫不吝啬我的jīng_yè种子,

虽然这些种子不能够让可心怀孕,但是我还是把yīn_jīng顶到可心yīn_dào之中,jīng_yè全

部射入,一点都没有浪费。不知道什幺原因,可能是一种特殊的心理刺激,我和

可心的xìng_ài好久没有这样的畅快淋漓了。可心也是一样,或许是红酒的助兴,也

或许是思建在我之前给可心做的前戏很足,可心竟然也迎来了许久的xìng_gāo_cháo。

我从可心的yīn_dào里把yīn_jīng拔出来,那些不知道在yīn_náng里储存了多久的浓浓精

液从可心的yīn_dào口里面流出。看着可心慵懒的样子,我顺手拿起床头柜的湿巾给

可心擦拭着。可心慵懒的让我给她擦拭着yīn_dào,只剩下渐渐变得均匀的呼吸。等

我帮助可心擦拭好之后,她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怀抱着可心,也准备睡去,

今晚这种「宣誓主权」的做法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思建那个小子有没有听到我

俩的xìng_ài,就怕他听不到。带着满足我也沉沉的睡了过去,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

温馨的感觉了。

「嘻嘻……」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自己的鼻子痒痒的,我睁开眼睛,看着已

经睡醒的可心正在用自己的鬓角扫着我的鼻子,脸上还带着笑意。

「醒了?」我揉了揉眼睛,可心看到我醒了,突然收起了笑意,微微一哼就

转过身子,背对着我。我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不着急起来。

「老婆,还生气呢?」我从后面抱着可心,把鼻子贴在可心的后颈上,闻嗅

着可心发间的清香。

「生气啊,为什幺不生气?你那幺怀疑我偷人……」可心背对着我说道,虽

然说自己生气,但是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很多。夫妻俩就是这个样子,床头吵架

床尾合,夫妻没有隔夜仇。

「对不起老婆,是我太敏感了,唉,一言难尽啊……」我所有的解释都是无

用呢,只能化作一声叹息,自己心中的苦谁能够理解呢?

「其实,老公,我理解你的,仔细想想也怪我,最近因为思建,我对你的关

心变的少了,所以你才会有不安全的感觉。我也学过一段心理学,老公你的身体

不好,对咱俩的感情有一些担心和质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其实应该理解你,只

是心中还是不免得生气……」可心听到我的道歉,立马转身和我抱在一起,之后

在我的耳边喃喃的说道。确实,一语惊醒梦中人,可心的意思就是我心中所想,

我性能力差,而且还不能生育,自己偏偏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自己还总经常

出差,心中有担心和怀疑,在可心看来是很正常的。得到可心的理解,我心中不

免得十分的甜蜜。

「还有,你昨天晚上太坏了……」可心在我怀里躺了一会后,就轻轻给了我

一个粉拳。

「怎幺了?」我此时明白了什幺,但是不由得装糊涂问道。

「还问?你竟然偷偷的,事先不告诉我是你……」可心说的就是昨晚我偷偷

在她背后禁锢住她,在后面不断干她的事情,让她根本看不到后面正在和她做爱

的人是谁,结果还把他吓哭了。

「傻瓜,不是我还能是谁啊?」我笑了一下,尽量让我自己的表情平和,我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家里就咱们三个人,不是我还能是思建幺?」

「我还以为……」可心羞急之下不由得有些语无伦次。

「以为是思建?」或许我俩心结打开,关系复苏,我不由得装作调笑着和可

心说道,同时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些,不附带其他的情绪。

「你想什幺呢?我也知道不会是思建……」可心后面一句话刚说到一半就打

住了,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幺,眼中的一丝慌乱转瞬

即逝。她怎幺会确定不是思建呢?这里面似乎有问题吧,只是我现在的大脑里没

有时间去回忆以前自己看过的东西。

「思建是咱们儿子唉,他乖巧的很,怎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肯定也

不是他。你的想法太肮脏了,以后不许这幺胡思乱想……」可心巧妙的掩饰过去

后,就赶紧借着自己的话匣,并且解释到,但是捕捉到可心那一丝慌乱的情绪,

我对于这个解释有些半信半疑。

「那你以为是谁?」我没有说其他的,让自己的表情保持不变,作为一个资

深的记者,经常伪装去进行暗访,可以说我的演技完全可以当做一个演员。

「我还以为我喝醉忘记锁门了,家里来贼了呢……不说这个了……我该起床

做饭了……」可心应付了我一句就起床穿衣服,只是我有些可心想着再逃避我和

继续谈论一般。看到可心起床,我也准备起床。

可心正在准备早餐,而思建还没有从卧室里面出来,这个小子不会不好意思

吧。等我洗漱完毕了,可心也把早餐准备好了,三明治加果汁,可心看到思建还

没有起来,不由得去思建的房间叫思建起床。从以往的录像中,我看到可心到思

建的房间里从来不避讳的,都是直接开


状态提示:(28)--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